木子★立夕

若你我不曾划开真相,诅咒的星光就无法陨落,解脱。
b站ID巫马夜黎

呕,什么玩意

在黑暗中,我的骨架被刷上了皮肤的色彩,却仍摆脱不了刻薄的质感。

你好!再见……【2】

嗯……打算写成长篇了。上一世是我另一篇雷安文故事,没完结,甜虐待定。 @太阳不见星星雨

很好,他想。
今天依然风平浪静的。
昨晚做的噩梦让他整天无法安神。
就像现在,他咬着吸管走神,没注意到牛奶早已喝干。

“格瑞,你答一下这道题。”哦,或许也没注意到老师。他仍望着窗外出神。
“格瑞!!!!”这无疑激怒了班主任那过于脆弱的神经。他回过神,在心中祈祷没讲新课。
“嗯……”他的大脑救了他一命,躲过了办公室的劫数。
“坐下吧。”班主任没好气的来了一句。

他又开始神游。

熬到了中午,他才想起昨天那档子事。
最好不要让我碰到他。格瑞有点头疼的想。
“格瑞!”“喂!”
两个声音一起响起,两头金发同时折射阳光。他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。
“你是谁!?”好家伙,你俩胞胎吗?
“金,走了。”提起咶噪的发小,他走出食堂。

身后却又多了一坨金毛。

“要我做什么。”轻飘飘的抛下一句与行动不符的话语,不耐烦的情绪开始在空间中弥漫。

嘉德罗斯的手垂了下去。与上一世一样的相遇,苦涩感在胸回荡。

不………………

“没什么……”

幻想

尚未清醒的人与还未沉睡之人的幻境诀别。

“你怎么回事。”很完美的肯定句,从语气到语义都很绝对,但说话之人的生死却仍存疑惑。

朱雀决定无视他。

他又要否定他的存在意义,这次还要加上存在本身。

眉头深深皱起,他下意识的想妥协,不,我不能——

“你好。”

话堵在喉咙中,那一口气上不上来无所谓,陌生人不需要亲密的过往,只有冰冷的现在,与无交集的过往。这也没关系,毕竟鲁鲁修说过,他们创造的是未来,过去与现在都只能成为垫脚石,毕竟——

他,已经不是枢木朱雀

那个人,大概也不是鲁鲁修了吧。

“再见”

再也不见。

爱欲之间仍清醒后续。会发文字版 @海因里希·冯·莱茵赫特 不好意思,让你催了这么久
前文http://19463319.lofter.com/post/1efc8cbd_eee8ec16

赠给本源,我亲爱的女儿

你与她本为一体又并不相溶。永远,永远做为规则保留,意识终会消失,而你永存。

原创小说中预想的场景

自己和自己谈恋爱的感觉真好_(:з」∠)_

你好!再见………【上】

@太阳不见星星雨         
点梗文
         不太对劲,格瑞想。
         自己应该没有惹到什么黑帮吧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条街是臭名昭著的堕落一条街,不过他也没的选,这是天下穷人的通病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格……你!陪我打一架!”黄毛小鬼叫嚣道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仍似听不见般,向租的房子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喂!”嘉德罗斯急了,冲上去对着面门出拳。格瑞一把抓住,准备来一个标准的过肩摔。“喂,你蛮有意思的嘛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背后是冰冷的墙壁,手腕乃至全身都被面前的人压住,他比他想像的要有力。
         格瑞不得不拿出六分力来对抗,那人却若无其事的松开手。“喂,你当我的小弟好不好?”格瑞不想惹麻烦,随口应了一声就往家走,身后之人也不拦他了。
         夜晚他辗转反侧,睡不着,睡的着才有鬼了。
        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,又找不到关键。从心底涌出的不安将疑问淹死,有些事不知道会更好。
        早晨5点阳光很柔和(夏天),窗帘遮起来也更暗。就像暗恋,卑微+痛苦是它的天敌,将心事压住,只有热烈的感情是它的燃料。终于,窗帘也遮不住它了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叮”闹钟响了,格瑞起身,像往常一样,洗漱,出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