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子★立夕

若你我不曾划开真相,诅咒的星光就无法陨落,解脱。

突然脑洞

谁杀死了欠债鸟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唯一不重要的是债款本身

温柔囹圄(2)

“律。”橘真吾打开门,呼唤着他的孩子,不,不应称为孩子。也不应该被称为情人,他们之间无爱可言。
那么,该被称呼为什么呢?
从血缘上来讲,他是他的堂弟。从关系上来讲,他是一个托自己养的孤儿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冬天了…………”路上已经开始下小雪。“我想,”他偏着头看律“今晚吃火锅吧。”尽管已经在他家住了一月之久,律仍有些怯生生的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昨天……”他在想怎么委婉一点说,“是……是我哪里没做好吗……诶?”橘摸了摸他的头,“不是哦,非常,呃,那个……舒服。”他挤出这么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   律这才展开眉头,乖乖坐到了餐桌旁。“不用那么急,我待会叫你……诶,你会才这也嫌麻烦了我吧。”律一言不发,但坐到了离餐桌最近的沙发旁。
         律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,亲戚嫌他累赘,他本身也怕生。因此寄到了在外独居工作的自己家里。
         现在想想一开始就不太对。橘盖上锅盖,坐到一旁,伴着咕嘟咕嘟的水声思考。那些男亲戚在自己带走他的时候一直很心虚的笑,看他的眼神也不太对。还叫他常来玩,独自来也没关系……再联系一下那晚的事……唉
         算了,他关火,将火锅摆到桌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律,可以过来了。”他揉揉男孩的头。
        律可能不想让我干涉学校的事,我暂时观望吧。
         向他露出一个笑脸。

50点梗

占tag抱歉
可在短篇(一发完)
中篇(上下,上中下)
长篇(10章开外)
中选择
cp看tag

爱欲之中仍清醒

完整版下周四评论区放链接。

爱欲之中仍清醒,虽然听起来有一点像是强行拼出来的话。但,形容他是再合适不过的了,不是吗?亚瑟·柯克兰这么想。

        没有人规定国家意识体不能做"爱,更何况他已经化了妆,到了一个与伦敦同样繁华的城市,这里是哪?这种问题其实不用去问,问了就代表得想起这里会遇见哪个熟人,对方指不定还和他有仇,那就太糟糕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他来到了一间名为“审视猫眼”的店前,不用看招牌或是提前了解,光看窗户中透出的,暧昧又易让人晕眩的灯光,挑逗舞蹈的人,便能看出这是什么。正适合我的想法,柯克兰先生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走进去,听到人群之中穿插着的窃窃私语,是法语。啊,他揉了揉头,是那家伙的地方,算了,他只希望那个人的国民和那个人一样开放就行了。女王保佑?算了,这时候提起便是亵`渎,希望被亵`渎的只有他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 他坐到吧台前,扯开领口的扣子,衣料柔软,是丝绸。说句实话,他今天的打扮一点也不适合到这种地方——道貌岸然的女表子,弗朗西斯估计会这么说他。当然,谁都不会有自己这般刻薄。

        侍者递来一杯酒,远处的一个男人,大腹便便的企业家的吩咐——他猜的。他仰头喝了下去,舔了舔唇上的酒液。那个男人活像见到肥羔羊的狼,他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很快,他安抚自己说(你今天,或者现在,并不是英/国,而是亚瑟·柯克兰,是个刻薄又勾人的……嗯,反正就是这一类角色)

性别欺骗 ABO 雷安嘉瑞 (6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一直很清楚,雷狮发起酒疯来是何等可怕。可惜——只有他清楚,皇后在灌酒,对着她的皇,帝,陛,下。柔声细语,手上却强硬至极,杯儿直往他嘴边依。太后的狐狸眼紧盯着他,像要喷出火来。雷狮不得不接了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端正的坐,却提起了三四分力。雷狮喝的是一种名叫“割喉刀”的酒——不知谁起的名,没半点吉利气。寻常人等,一杯便倒下了,雷狮也不能超过三杯。你问他为何如此了解?呵——他面前也放着一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杯接着一杯,雷狮嘴中甚至哼起小调。(1——8 4、、2——3)安迷修放下心来,这是他们事先对好的暗号,雷狮清醒的很,装着呢。他将运起的力放下,紧绷的神经也松了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喝一杯罢。”宫女在旁劝说,点点头,端起杯,轻倾,酒便入了口。宴也近了尾声,众妃都找个借口就退场,他也胡口乱诌了些。雷狮虽口上答应,脸色却不大好好看,他也不在乎。
       他在殿内还未有不妥,出了去,却发现身体不适,头晕的很,侍女不知何时下在身旁了。到最后,他站也站不住,很快就倒将在地。
       

占tag抱歉,但这件事情很重要,请各位多转发

温柔囹圄(1)上次那个梗`是连载

式岛律是个废物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,是他自己说的。”“听说是个孤儿呢,”孩子停顿了一下,以引起听众的好奇心,“诶,那他怎么进来的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是做那种事啦!要不然也不会有眼袋了。”“说起来,3班那个……”孩子舔了舔嘴唇,“我知道!我玩过她的月匈哦!”“走走走,咱们一块去。”“好呀,嘻嘻嘻。”
        欢声笑语逐渐的远去。话题可以随意转变,人却不行。橘真吾看了看远去的孩子,然后回头,向家走去。他去了一趟超市,为了给式岛律做晚餐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律。”“啊,嗯,那个……欢迎回来。”橘真吾将手中的东西放下,在他的额头轻吻。学校中发生的事,律不说,他也不问。当然了,也不制止。他反而喜欢这样,要不然他也找不到式岛律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律很喜欢缩起来呢,今天就让我尝尝你缩的最紧的地方吧,好吗?”多少次了,哪怕橘真吾做的是最残忍的事,也会温柔的去询问,去料理后事,律的脑袋昏昏沉沉的。“好,好的”

垂死病中惊坐起,今天我还没码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