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子★立夕

她的白色裙摆拖地,掩去了身体上神圣的痕迹
b站ID巫马夜黎

一直觉得亚瑟好可怕。


一边高傲的将爱情踩到地底,眼睛却笑着,带着他所嘲讽的爱。

别扭到死。


没错又是预告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您要的东西。”

眼前的少年很漂亮,有着就算昏迷也掩盖不了的高傲气质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嘘……他要醒了。”

蝴蝶的翅膀颤了又颤,睁开来一双清明眼。他眨了眨眼,确认处境后才开口。

“这位先生,请问,你……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大概是现代人娱乐至上的思想,漂亮至死的情感打造了他。让亚瑟拥有了过多的懒倦气息,一身透彻到能看到骨头,弗朗西斯的笑容终于舒展开来。

“跟我走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大概只有我还爱着她。janage这么想着,在笔记本上留下几个字母,s、a、t、o、r、d她在心里一字一顿的念。

        教室的窗映出几朵花来,是涉砂花。她眯起眼,变革开始了

  


高潮茶会(4)仏英 双英

还有一章完结,看这个系列的完成度我就知道又要删一次。前半段仏英,后半段双英,雷者勿入。

ps:其实双英才是这个系列的主cp

正文

        我不喜欢“爱”这个字眼,因他的扭曲。

        他将双手举至胸前合十,像是为谁祈祷,但地上白色的液体却揭示了某些肮脏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回来了。”他没回头,也不知道是怎么看到的,我应了一声,将风衣挂到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气氛尴尬至及,我反倒有点享受这种气氛。他自己造的孽我不好去干涉,我毕竟不是他的爱人,这关系上的错误谁都心知肚明,没必要那么自以为是,弗朗西斯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在心中反复的告诫自己,却没注意他的反应,等到腹诽完了后转过身,却发现他已经消失,钟也早就敲过了,他应该是躲去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茶会开始的时间是午夜十二点,仙蒂瑞拉的水晶鞋掉落在地,成了茶会的入场券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伦敦的阴雨不会停歇,灰暗的天幕遮住了喜悦,凝成他眼底的忧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亚瑟,亚瑟·柯克兰,弗朗西斯将这个名字在心里嚼烂,妄图从中获取芬芳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彩绘琉璃上奥利弗的面孔随时间的推移逐渐清晰,永不相离的誓言即将实现。教堂将展开盛大的茶会,然后…………?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亚瑟躲到了阁楼上,足量的安眠药摆放在那里。“永不相离……”他的声带在颤动中释放出不稳的音调。手指颤了又颤,没能拧开药瓶,只有汗从指尖流下,他想起自己始终没说出的“爱”字,想起自己还在梦里,相遇不复存在,结局也全凭喜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触不到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茶会开始。”粉色的发,蓝色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,爱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与奥利弗隔着一层红茶色的薄膜对视,精致的茶点一口未动,舒芙蕾塌陷下去。可 爱情并没有柔软到让他陷入。于是他决定闭口不谈,装做瞎子,对荒诞之事漠然,熄掉最后一盏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什么时候能清醒?”你还要把我困在这里多久?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奥利也不知道啊。”大概是时间结点。

        故事快到尽头,每一个人的潜台词都毫不遮掩。他们都对欲望坦率的可怕,却唯独不承认爱。疯了大概不存在爱情,他低下头,戒指还在熠熠生辉,最后一个人的吻也收集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远处的香炉还在缓慢的吐出烟雾,奥利弗却已经不耐烦了,他一把拥住亚瑟,把往世界的另一端拖移。喜悦让他的蓝眼睛闪闪发光,他的另一只手还抱着兔子布偶,口中还咬着一块巧克力,这一切都这么美好,符合了亚瑟诡异的爱人标准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亚瑟咬上巧克力的另一端,眼睛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 别了,我的梦中情人。

   

    



      “我发现你有一种特性。”弗朗西斯在他耳旁说。

      “什么?”亚瑟偏过头,在表达疑惑的同时巧妙的避开了温热的吐息。


      “让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  “哈?那你不是人咯。”话题开始有些有无聊了。


      “不不不,除了讨厌以外就是极端的喜欢,我想说的是你无法让人客观对待,我已经只剩下迷恋一种感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所以爱情的盲目性就是据此而来的吗?亚瑟没想太多,弗朗西斯已经吻上他了。


young and beautiful

他的情人是永远的少年。


我曾感激是交点让人们彼此相依,

我曾相信是倾听撼动了回忆的冰。

我永远喜欢霾大呜呜呜呜

高潮茶会(2)

        胡乱的在纸上涂抹着白色的颜料,连同心绪一起搅乱。白色的纸上除了手感以外却没有任何不,弗朗西斯也不见踪影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注视着眼前的人,垂下一只手,绿松石发出细微的光亮。弗朗西斯吻过那里,安东尼奥也是,还有佩德罗,阿尔弗雷德……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只有他没有碰过。


        钟响了十二声,已经是半夜了。小精灵应该出现了,那么灰姑娘就会变成老鼠,远离王子,变成废物,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色童话。


       “斯科特。”他又垂下头,乖巧的接受蹂躏吧,他亲爱的哥哥才不会有什么温柔可言,带着撕裂感的痛苦大概会将他们拋到地狱,再吐一口痰,感叹感情的下流,

         毕竟,


         理智的情感最狂热。


        冰凉的手摸上他的后背,将松垮的睡袍缓缓褪下,皮肤接触到生冷的空气后变成碳酸气泡,亚瑟深吸一口气,将手臂搂上斯科特的脖子。画板不知什么时候被甩在地上,一点声响也没有。


 

        眼前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一个人,踩着地上的干玫瑰而来,却不是骑士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卧室里,只有三双绿眼睛对视。气氛称不上尴尬,但却绝对静默,另一个热烈的呼吸缠上脖颈。情热在狂热而安静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亚瑟只得自己打破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20小时后才是茶会,”他不自觉的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安东尼奥。”


     


高潮茶会(1)

         微all英

        在黑暗中,我的骨架被刷上了皮肤的色彩,却仍摆脱不了刻薄的质感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我

         他的手指拂过硬皮封面上的极乐鸟,手指的苍白与彩绘的羽毛对比相当鲜明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所有的色彩或许都比不过起源的黑白灰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弗朗西斯。”哦,听听这声音,简直就像干涸的小溪。

         嘈杂的,模糊的,某种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俯下身,取一个谦微的角度待好,让空气再静默一点。直到知更鸟用他尖细的声音拋出一句话: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红茶,还有,” 他停顿了一下,稍有些心虚。“烟,我想吸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就应该制止他了,孩子不懂得玩闹也需要分寸。“你对欲望应该有所克制,”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,“出门时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亚瑟·柯克兰,  他在心中默念自己的名字。怕稍有不慎就忘记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医生说他的精神状态……总之是不太好的词。他想起某个患有狂躁症(他个人认为)的红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想起他们接吻时对方口中的烟气,混杂着铁锈味,那种暴力美弗朗西斯是不太会展现出来的。该死的,优雅有个屁用。越这么想越焦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回忆似乎把撕裂感重现了出来,所有暴力的东西都一股脑的压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想起与基尔伯德接触时嗅到的啤酒香气,安东尼奥带来的,外面的世界所拥有的海风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黑暗蜂拥而至,他将自己伪装的正常,人们却仍能触到他单薄的骨架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,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周二。”弗朗西斯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。“还有一天,茶会就开始。”他低头吻过亚瑟的额头,顺着鼻梁向下,将唇扺上去,舌头舔上黏膜,温柔拨断理智的弦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亚瑟的皮肤很薄,苍白的不像话,他就在这里留下鲜艳的吻痕来讨好饱和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亲爱的,”弗朗西斯故意停止动作,贴近他的耳朵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有一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