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子★立夕

你应明白,诅咒的星光正陨落。

日常段子

     式岛律的日常生活简直就是一团糟。
     随处可见的易拉罐,有些乱的衣服除了必要的生活物品以外就是电脑。
     所以橘真吾与他同居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人接到自己家来。
     俗话说的好,情侣只有在同居后才算认识对方。式岛律就是这种。一天恨不得粘电脑上,衣服不收什么都不干。
      橘真吾帮他收过,结果就是律因此自卑感又加重了。
      “律说过,讨厌我的温柔,难道……是因为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干很没用吗?”那么,适当让律负起些责任好了。“小律,我今天有事,能拜托你帮我做一下家务吗?”律看起来神色为难,但轻微的点了点头。
“我出门了。”“路,路上小心。”橘真吾出去后反而有些为难,有事本来就是个借口,现在反而不知道去哪好。
       突然的,他想起律压根没有几件衣服的衣柜,较差的身体素质,不正常的,一日三餐都是泡面的作息。他笑了笑“错了,能干的事情有很多呢。”
三个小时后
       “小律?”家里灯是亮的,人却不在。转一转二人,才发现沙发上睡着一个人。
        把人抱到床上,袋子就放外面,明天再收拾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晚安。”

庇护羔羊

谁应帝王——开个玩笑
        式岛律开始崩溃了。缪的崩坏超出他的想像,他着急的修改代码。内心深处却发出声音【别逗了,就算修复了缪。你也仍无法承认自己,你连正视橘真吾都不可能。】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可能!!”橘真吾一转头,便看到了本来一脸焦虑的式岛律表情有微的狰狞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边说着,边把加了些牛奶和糖的咖啡摆到式岛律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,没什么。”式岛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然后微的皱眉。——也对,像这种熬夜奋战的程序员,为了保持清醒也不可能喝的太甜。不过说句实话,和这种人待着的确使人很舒服。他们不会任性,心思也极端的单纯,甚至不用说太多话。
        【以下是我猜测的剧情,说不定会有不对的地方,请谅解】
         “亚莉亚。”他借口上厕所,去到一个角落。打开了笔记本电脑“你那边如何?”“嗯嗯,you不用担心,大家都超——努力的呢!”“加油哦。”“嗯!”
        “小律——可以这么叫你吗?”“嗯,嗯。”律像是在逃避什么一样,头偏到一边。他在尽力使自己正视橘真吾。“一切解决了后,打算怎么办呢,嗯?”嗯字的尾始终在式岛律脑海中徘徊。温柔的人不自觉的就会显出诸如此类的细节,“自首,然,然后……”他像做错了什么一样低下头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要不要继续一起工作呢?”简直像诱拐一个孩子,橘真吾甚至生出了罪恶感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不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“嗯,可,可以吗?”单纯的孩子啊,橘真吾眯起眼,恋爱的风暴向他袭卷而来。让它来的更猛些好了。

突然不想更新了怎么办?可以坑了吗?

【扉泉】 杏花弦外雨

主扉泉,会有柱斑视角所以会打柱斑tag。
        他就像杏花一样,从最开始的红瞳,到最后的白布。
        杏花开的正好,大哥已经耐不住,想约上那个可恶的宇智波斑去看花了。想来是自己多事,担心他们又打起来就跟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片片杏花瓣被风吹上天空,香气随之跟上,像那两个人,怎么也分不开。风却没有停止,将香气和花瓣吹开,消散在天边。
         往事随风而来,回忆涌起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去跟踪你大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的,父亲大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他终究是个孩子。
         孩子喜欢玩闹  美景  故事  玩具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 他看到死对头——宇智波泉奈,但这毕竟不是战场,大哥还在那边,他们谁都不想在这动手。
        交换过眼神后,他们便来到了这里。杏花林,无论在哪个小说中,都与战争无关。事实也遵循 了这种想法,毕竟—————  天道不可违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是孩子,连扉间都不知道为什么,就到了集市,顺带一提,是在船上的。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泉奈拿着钱,买着东西。感到了一种窘迫,他的父亲一向古板,平时也不会有零花钱。而死对头的父亲虽然也不差,但总归好一点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没钱?”泉奈一脸恶劣的走过来,孩子总是羞涩且容易恼羞成怒,可也同样柔软而易于感动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和自己的兄长一样成为了朋友,可他们太太理智了。他们连想像一下美好都觉得是对美好的亵渎。于是,未来的权利就从注定悲剧的家族与人那里夺去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事不知如何,那人还在楼阁,独对着雨帘萧瑟,一字一句斟酌。诗文里风月残留,不经意,换了角色。
       “泉奈…………”谁曾想,三言两语,便葬了一人。
       那年烟雨如往事般空蒙。说不清,道不明。
       杏花小船如事实般不定。轻摇晃,余一人。
死之前那十秒,扉间突然觉得这也不错,他与他的故事不能再长。
 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的停笔,留下余韵待续。
         就在那片烟波外,淡成了骊郦。
  

性别欺骗 ABO 雷安 嘉瑞

雷狮那个渣渣,有时候还是有点用的,嘉德罗斯这么想。“本王早就看那些渣渣不顺眼了。终于能把他们清除干净了。”格瑞倒没什么表示,只是冷着脸继续训练。
        “嘉德罗斯,该上朝了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格瑞才抛出句话。正巧,嘉德罗斯最讨厌这句话了。“格瑞,来打架吧!”巧了,格瑞更讨厌这一句。
       正起兴致,却听到钟声响起,到时候了。
       “格瑞,等我一下!”嘉德罗斯半是不情半是不愿的向外走去,格瑞却抄起书,一眼也不多看。
       这时候,雷安那边却显的格外不同,雷狮没有缠着安迷修,安迷修也没有任何不满,像对陌生人。但只有他们知道,要骗人有多难。
      妈诶那个老女人什么时候才能停下。太后位上坐的是上一任皇后,也不是雷狮生母,倒是雷太子做亲生母亲没错。反正不管是谁,这样的唠叨谁都忍不了。
“皇帝近日似乎与安贵人不和,其他妃子也太过冷落。却对澜儿极其宠爱,应雨露均…………”雷狮压下心中不快,故作姿态。“哟,谁能抢的了澜儿位置,在朕心中,唯有澜儿。”太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是很好的,然后又重新拾回稳重。
——多可怜,骗人也没一点儿水平。而且,雷狮看向屋顶,我的挚爱不就那等着呢。房梁上,在一袭黑衣中,碧绿的一双眼正眨着。雷狮笑的更欢了。

雷安 嘉瑞 性别欺骗 ABO

天下皆传,雷狮身为皇帝,不能雨露均沾,独宠一人。天下还传,雷狮喜怒无常,听不进他人话语,怕是个暴君。
“你信吗?”雷狮嫌弃的撇撇嘴。“信,那么多小姐姐你都不理,暴君√”雷狮更是不屑,“她们若有你一半骚 浪,我也不必这样。”“小姐姐是…………”安迷修话没说完,嘴被堵上了。红晕烧上耳边,一片红霞。
        啧,还是不经撩,某人这样想着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记起初见,自己看到了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孩子,双剑舞的干练。上了兴致,便与他过了几招。结果打到一半,那人便倒在地上。突然嗅到股香气,细细一嗅便不见。低头一看,人还在地上,约莫是犯了甚么隐疾。
       不多会,大人便都来了,对方师父谢过后带着孩子走了。后来偷溜出宫十有五六能遇上,这朋友交的草率,却的确地好。
       “今日当去找皇后了吧。”回忆不过一半,眼前之人就说出了让人厌恶的话语。无奈,为了除掉大哥,曾经的太子,他还得捏着鼻子忍忍。
       反正过不了多久,这个人就没了。
      “陛下近日似乎盛爱安贵人。”“贵人而已,怎么比的了澜儿呢。”雷狮嘴角漾出个坏笑,把皇后抱在怀里,“唉呀,狮狮真是的,人家…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 快吐了。雷狮转过身,面无表情的盯着湖玉宫的方向。完事以后一定要掐死她。
       圣空国烈冰殿内
银白的发丝垂到肩头,紫色的光被眼皮遮住。
哦哟,看来我的王妃还没醒吗?
算了,难得格瑞没带发带,错过了就不好了。

卡文了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